青年电影人“我的电影观念”第102期


出品:良介文化

策划:世界电影节申报服务平台

监制:萧十一郎

主编:草头青年

责编:AMOJOR

采访:yzr桃子

嘉宾:阮凤仪


阮凤仪,台湾新店人,毕业于台湾大学中文系,后赴美国电影学院(AFI)取得导演硕士学位。其所编导短片作品《姐姐JIEJIE》获得世界三大短片电影节之一的东京国际短片节最佳观众票选奖、高雄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、HBO亚裔美国人视野奖(目前《姐姐》在美国境内由HBO发行)。


(《姐姐》海报)


Q:《姐姐JIEJIE》的剧本是如何创作出来的?


A:姐姐是我在美国电影学院的毕业作品。当时我们被鼓励拍一个跟个人经历有关的电影,但是限制是必须要在洛杉矶拍摄。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想要拍一个华语片。我就想到自己小时候,九零年代跟妈妈还有妹妹移民美国的故事。其实影片中大部分事情都是发生过的,只是说把两三年的移民经验里的故事浓缩到一天里。有趣的是在创作阶段,很多的妈妈们说她们也经历过这样的时刻,她们的小孩也是这样打闹,小朋友也很能理解。通过创作我才越来越了解到这个故事是多么普遍,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故事。教会是九零年代移民的重要场所,但是却没怎么在电影上看到过,所以最后我选择拍摄了华人教会的一天。


 ( 《姐姐》剧照)


Q:影片还原了你小时候十分复杂的情绪,回忆起来难免痛苦,你认为在自传电影中真实地呈现自己是否需要勇气?


A:需要。在写这个剧本时我遇到很大的障碍。一开始我不批评姐姐这个角色,因为我觉得她非常痛苦,她没有选择。这个剧本真正得到突破是由于我通过自省认识到——其实我不是一个那么好的姐姐,我甚至做得有点烂。我意识到我自己的缺陷,然后再从妹妹角度看自己的所作所为,这个角色就得到了很大的突破。只有通过反省,我才能全盘看到各个角色的状态,而不是只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。


在美国电影学院我们要写Personal Statement(创作自述),这个东西要求我们很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感情,很认真地自我反省,然后还要对全班念一遍。经历那个过程之后剧本就有了很大突破。


我觉得人们都会下意识地回避,不敢讲自己的故事。我们害怕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会被嘲笑,或被批评太浅薄。但是我觉得把它写出来,强迫自己去表达,反而可以让影片用更含蓄的方式来讲故事。


Q:为什么执着于女性主题与女性视角?有没有考虑过拍男性或两性之间的故事?


A:我觉得在女性主题和女性视角上我们还有很大的缺口。我自己在看电影就会经常感觉到——这一定是个男导演拍的,因为女生不是这样想的。


举一个例子,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很多男同学问我:“头发真的那么重要吗?为什么女孩子会为了头发闹成这样?”但对于女生来说被剪头发像被毁容一样,头发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。可以说我一开始进入电影这个行业就是因为我觉得女性故事不足。如果要拍男性的话,我会想要拍弱势的男性,老人、小孩、男同志等。我也想尝试拍爱情喜剧。


(阮凤仪在片场指导小演员)


Q:你在采访中提到过,在AFI拍华语电影其实很不容易,为什么依旧选择了拍华语故事?以后还会继续做华语电影吗?


A:拍了一年的英语片后我觉得很疲乏,我想表达的事情是像中文一样含蓄的。华人之间的互动是没有办法贴到一个美国的情境里的。我本科是中文系,我对于这个语言有很深的感情。中文是很含蓄的,话不讲清楚但充满暗示,我喜欢中文的这个特质。


另外,华语毕竟还是我的母语,所以在指导演员方面,用中文的掌控力更好,我可以更清楚地给出我的指令。


以后我想可能还是会拍华语片吧,但最好是英语、华语混杂。我对语言的混合性比较感兴趣。我的下一部作品《美国女孩》就会以华语为主,夹杂英语。


Q:你的主创团队基本都是华人,能否谈谈你是如何组建这个团队的?


A:我要拍这个故事的时候就知道一定要用华人团队,大家才能看懂这个故事。并且我的观众就是华人,我需要我的创作团队也了解这件事情。那时候我基本上联络了各个系的华人,尤其是女生。这也是这个片子有这么强烈的女性观点的原因。


我的美术、摄影等等每个团队里的人都是与我的创作息息相关的。我的摄影师是女生,在和小女孩演员对话时比较没有侵入性;我的剪辑师是北京女孩,她能听出许多台词背后的潜台词,如果没有她,片子就做不到那么细腻;还有我的制片人也一样,毕竟想要在洛杉矶找到符合剧情人设的小女孩真的非常不容易。这也是我要在片尾把所有人的中文名字放进去的原因。我想让大家知道幕后有这么多华人的努力,才拍出来这个属于华人的故事。这是对我们文化的尊重。


《姐姐》片场工作照)


Q:由《姐姐》改编的电影长篇剧本《美国女孩》已经入围金马创投。长篇将对短片作出怎样的延伸?


A:《美国女孩》的故事发生在《姐姐》的五年后——这个家庭移民了,却又因为妈妈生病而要紧急地回到亚洲。这个故事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一个女孩好不容易融入一个新的地方,又让她回到原点,那会是怎样的冲击。


这正是我们在全球化的形势下,频繁地往返于异地所要面对的情况。《美国女孩》里的姐妹已经到了青少年时期,是价值观混乱的年纪,走向成年人的过渡阶段。《美国女孩》给了我更大的篇幅去讲更严肃的议题,这是一个有关青少年如何面对亲人生死的故事。



嘉宾联系方式:

邮箱:

fengiroan@gmail.com

阮凤仪个人网站:

www.fengifionaroan.com


-End-